即时新闻:
新闻
治安频道  >  基层心声  > 正文

战疫日记:不一样的春天

2020年03月18日 16:31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王太蕊   
中国警察网 · 王太蕊  |  2020-03-18 16:31

  1月24日 除夕 中雨

  今天,正常上班。

  一大早,我便来到办公室,将昨晚警保分发的口罩放在每位民辅警的办公桌上。虽然以前除夕也值过班,但是全警正常上班还是第一次。今年城区由限鞭转为禁鞭,“不响一鞭”是最高目标。

  昨晚8点,县局召开紧急会议传达县委政府防治新冠肺炎疫情会议精神,部署疫情防控工作,严肃工作纪律。会后警保辗转数家药店才买了900多个口罩,每人只能发两个。预感到疫情的临近,我在群里一再叮嘱大家到包联村禁鞭一定要戴口罩。

  上午,联系了几家药店,均被告知没有口罩了,最后一家告诉我11点才有。买口罩的人在雨中排了长长的队,我买下剩余的几包口罩,每个同志只够发一包,每包5个。

  这个春节,平时不起眼的口罩成了最紧俏的年货。

  晚上,我去了母亲家。每年的此时我都要回去陪她吃顿饭,然后看看春晚,聊聊家常,毕竟她年岁已高,毕竟平常陪她的时间少之又少。

  “凌晨2点前高速关闭,全体民辅警必须在封控前返岗待命”“明天上午9时,七楼会议室参加视频会议”,接到通知时我刚陪母亲吃完饭。预感到疫情的严重,匆匆打电话通知每个人,特别交代住在十堰城区的两个同志迅速赶回来。

  家人还在议论疫情,我已心不在焉,看来今晚陪母亲看春晚已是不可能了。我简要说了一下情况,一向深明大义的母亲说“你们都去忙吧,工作要紧。”母亲送我们出门,我没敢回头,只是叮嘱她在家哪儿也不要去。

  疫情就这么突然的来了,我似乎还没能完全接受这个事实。

  凌晨已过,包联村未响一鞭,或许这是我今天收到的最好消息。

  1月25日 大年初一 阴

  早上一上班,大家都早早的来办公室了。

  9:30,省厅召开视频调度会,通报了全国特别是武汉疫情发展的严峻态势,要求全警取消休假,进入一级勤务模式,加强道路管控,阻断疫情传播,防止疫情由城市向农村蔓延。

  我从数字上感觉到疫情的严重。简短的传达了会议精神,除老张因年前去武汉出差需要居家隔离14天外,要求大队其他同志一律在岗待命。

  1月28日 大年初四 晴

  疫情来势汹汹,迫使我迅速进入特殊时期的战斗状态。

  下午,县局再次召开会议,部署城区道路封控。大队需抽调8名民辅警和其他单位一起对城南十字路口进行管控,自早上7点到晚上7点。城南十字路口在医院附近,人车流量大,感染的风险也高。3名60后的身体多有基础性疾病,有的需要常年吃药;4名民辅警的孩子年幼,有的尚未满月;1名民警的膝盖做手术不久,不能长时间站立;2名辅警家住在“四桥”之外,步行到卡口需要40分钟以上……作为负责人,我得关注每个人的身体和精神状态。在简单的介绍任务后,不等分配,“安排吧,听你的”,他们纷纷表态。大战当前,没有人退缩,没有人抱怨,都想在自己的岗位上发挥着比平日更大的能动性,都想为早日战胜疫情多出一份力,我的心里充满了感动。

  我简单的分了工,留两名同志在办公室值班,其他人分成两组到卡口值守,我和教导员各带一组。临行前,我又一次作了强调,叮嘱大家一定要带好口罩、手套,查验行人时尽可能离1米远,查验车辆时,一定要让当事人将证件拿给我们看,千万不要直接接触证件。

  我想起,包联的禁鞭村已经确诊了一例新冠病毒肺炎感染病例。年前,大队全员都进村宣传禁鞭了的,老张1月18日才从武汉出差回来,和大家一直工作在一起,虽然现在隔离了,但尚未满14天。突然心有些慌慌的。

  唉,只能在心里祈祷大家都平安。

  若不是这场疫情,今天本该是个好日子。

  年前便与亲家商量好今天去他们家定下孩子的亲事,然后去双方的亲戚家认个门。一场疫情,打乱了所有的计划,我只能再次提出推迟。记得上次推迟是扶贫迎国检。孩子,你们也是警,倘若以后再遇到此类情况,相信你们也会这样选择。疫情过后,每天都会是好日子。

  2月8日 元宵节 雨夹雪

  疫情蔓延的很快,确诊的病例还在攀升。

  凌晨,看到县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的通告,很多村、小区被封为“疫情风险预警区域”,年前包联的禁鞭村也在名单之列。

  粗略的算了下,离进村禁鞭已经超过14天,老张也在隔离期满后返岗了,庆幸大家都平安无恙。

  今天是元宵节,除防疫外,禁鞭也得按要求进行。

  上午,安排老郑和小李进村宣传,消息发出后,老郑回了我一个惊恐的表情。我理解他的心理反应,但我也知道他一定会去,大队所有同志在执行命令这块是从来不打折扣的。我只是再三叮嘱他俩做好防护,特别交代不要随意下车。9点多,我收到了他们到岗的图片。听他说,该村已被封控,刑侦的同志们在卡口把守,除了匆匆行走的防疫干部,村里已经看不到村民出行。看来已无在此宣传的必要,我通知他们返回。

  中午回家,婆婆一再问我她儿子能不能回来,在她心里,今天是元宵节,一家人应该都在。老公是2月6日去包联的扶贫村协助开展防疫工作的,不过才两天,回来是不可能的。“起码还得十天半月吧”,我说。婆婆没再吱声。

  下午1点,去卡口接班。经过前期的管控,除“六类车辆”及“四类人员”乘坐的车辆外,其他车辆已经很少了。街上的行人还是不少,大部分是出来买药、买口罩和生活物资的,提醒他们买完后赶快回家,没事就别出来了。偶尔也会遇到一两个“不听话”的,只能再三解释,耐心劝阻,直到他(她)原路返回。也有不理解,甚至是出言不逊的,特殊时期,也别太在意,劝返了就行。

  最近天气还真是有点冷,好多年没冻伤的耳朵又冻了。没有站习惯,几个小时后腿有些酸痛。有人不时的用手揉揉腿或甩甩胳膊,我能感受到他们的疲惫,但谁也没说。

  大家都在努力坚持,直到胜利。

  2月14日 晴

  郧西的确诊病例达到了41例!

  早上醒来第一件事便是刷手机看数字,心情也跟着数字升降浮浮沉沉。

  昨晚,县防疫指挥部发布了最严封控令。自14日起,所有社区、村组一律实施隔离管制;小区、庭院、居民点一律严格封控;所有楼栋一律实施全封闭管理,无特殊情况不得出行;所有商超、门店、药店、菜市场一律关闭;所有干部下沉社区、村组,24小时值守并提供服务,生活物资一律无接触式配送。当晚,县局组织召开了交通保障组会议,强调城区管控从严,除“六类车辆”外,其他车辆一律不得通行。我们值守的城南卡口由12小时调整至24小时,我们和交警负责日间12小时,公路局的同志负责夜间12小时。

  今天是从严管控的第一天,可能是一场硬仗,通知全员上岗。

  将路口予以优化,四个撤并为三个;将人员进行重组,两组分为三组,每组3小时调为每组6小时。

  路上的行人、车辆没有我想象的多。除带工作牌的工作人员和其他物资配送从业人员外,街上几乎没有“闲”人,偶尔有几个就医的,或者陪护的,也主动将证明递给我们看,以前有少数开车上班的“四类人员”也选择了步行。特殊时期,无论是干部还是群众,大部分人都选择了坚决服从。

  不添乱就是最大的贡献,是我疫情期间听到最多的话。

  3月5日 晴

  微雨众卉新,一雷惊蛰始。田间几日闲,耕种从此起。

  今日,我们迎来了24节气中一个充满动感的节气---惊蛰。

  6点起床,简单梳洗后再慢跑到执勤卡口,刚好接班。老张抽到看守所备勤后,我和小李就接替了他的班。我没有早起锻炼的习惯,偶尔鼓足勇气也坚持不了几天,主要是因为惰性。在这十几天里,早起已经成为习惯,这是疫情发生以来我的最大变化,我好像还挺乐意接受这种改变的。

  路上空无一人。慢跑在七夕大道上,呼吸着新鲜空气,看着河岸上柳树新叶抽芽吐绿,对岸桃花粉蕾点染枝头,瞬间竟忘记了这个小城还未解封。

  我想起,通过严格管控,自2月15日以来,这个城市已经20天无新增确诊病例了。

  下午,随着最后一例已治愈新冠病毒肺炎确诊病例出院,郧西宣布“清零”。

  十堰市已经连续4天无新增,武汉的确诊病例已连续下降多日,湖北省的确诊病例降至3位数,湖北以外的地区确诊病例降至个位数。

  春雷响,万物长。一切蛰伏的美好正在醒来。愿这座小城早日恢复生机和活力,愿我们的十堰、武汉、湖北,乃至全国各地春安!

  3月7日,阴转晴

  接班的同志早早的来了,9点多我便从卡口回到办公室,我这个机动班原本10点钟才到点的。随着疫情态势一路向好,我的工作重心也转向了办公室,法制工作与疫情防控得统筹兼顾。最近事情有点多,只能在心里说声抱歉了。

  9点半,参加了一个会,讨论对某所控警投诉的处理。在疫情防控的紧要关头,保护社会安定,保障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警察始终是冲在第一线的,处置若不能达到预期,投诉也在所难免。虽然我们很忙、很累,虽然也有委屈,但是面临投诉,也要反思,也要检视自己哪些工作没有做到位,然后迅速整改,通过沟通去增进理解和支持。

  中午,听婆婆说她的左耳下方长了一个包,有好几天了,我的心当即“咯噔”了一下。她2018年10月曾因甲状腺癌在市区某医院手术治疗,因有其他基础性疾病,手术并未能将肿瘤切除的很干净,虽然术后放疗了几次,但我还是担心复发。不敢怠慢,赶紧给驻村的老公电话说了一下情况,让他询问一下主治医生。因中午还要加班,我只能叮嘱婆婆一定要遵从医嘱,注意饮食,然后离开。

  下午,随政委一行去了某所。政委苦口婆心、语重心长地对该所民警进行了纪律作风教育,按照领导安排,我剖析了该所执法存在的不足和短板,对如何提升执法质量提了几点建议。好在这件事影响较小,已经妥善解决。希望他们能从中总结经验教训,进一步提升工作。

  疫情防控中,公安部、省厅、市局相继发了通知,三令五申一定要规范理性文明柔和执法,我也时时绷紧这根弦,群里群外对共性、个案问题时时提醒。好在大部分民警规范执法的行为习惯已经养成,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目前无人越法律底线,触纪律红线,没有给全局添乱,没有愧对全市执法质量“四连优”这个来之不易的荣誉。

  不放心,下班后又去了婆婆家。老公不在家,我是这个家的“主心骨”。回去前,先和老公通了电话,了解到大部分医生尚在抗疫一线,就算现在能去医院,也可能复查不了。听主治医生说婆婆有可能是淋巴结发炎,先喝点消炎药再说。我的心稍安。回家后将当前的形势简单地说给婆婆听,让她不要着急,明天带她先去开点药。婆婆说“我没得事,不用管我。你那么忙,又给你添乱了。”想到婆婆在这个家中的付出,我一时无语。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能说服她,让她忌口。什么什么不能吃,什么什么不能喝,我记不清说了多少遍了,想让70多岁的她改变生活习惯,真的很难。我故意夸大不忌口可能造成的后果,对待“老小孩”,除了“哄”,有时候还要“唬”。

  女儿发来了视频,告诉我又学会做一道新菜,味道还不错。疫情发生后,她突然间懂事了。年后,我没能给她做一顿饭,实在是不称职。

  晚上抽时间给妈妈打了个电话,问她身体咋样,还有吃的喝的没。除夕以后,没能回去看她,反而是她经常打电话给我,问我还在外面执勤没,让我保护好自己,遇到忙时,我会在说完“我很好”后匆匆挂断。妈妈说“知道你没事就好”。我真希望80多岁的母亲不再为我担心。封控的这些天,她全靠住在一栋楼上的哥嫂们照顾,在这里向你们说声谢谢了。

  3月8日,阴

  向往常一样慢跑到执勤卡口,6:55,离接班还有5分钟,刚刚好。

  辅警徐威和交警的同志也相继到了,我们共同守护这个卡口已经整整41天,大家守望相助,共克时艰。徐威是独子,住在天河坪社区,在四桥之外,他每天5:40起床,步行到卡口需要近一个小时。今早,我是唯一一次比他早到的。在这次疫情防控工作中,我对这个面带微笑、不善言谈的小伙子有点刮目相看了。

  公路局的同志们总是最后一分钟才交班。离开时,一位不知名的同志对我说“熬一宿实在是有点吃不消,不知道还要坚持多久”,看着他,我能想象到口罩下面那张憔悴和疲惫的脸。

  快了,天已经亮了。

  7点整,卡口的广播准时响起,先是转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后是郧西电台,我每天都会认真听,从中了解各地疫情发展,聆听抗击疫情中那些感人的故事。今天早上不同的是,中央广播电台一开始播放的就是祝全国女性朋友们节日快乐!我的心涌过一阵暖流。

  上午,局党委发了《致全局女同胞的一封信》,对坚守在抗疫一线的女民警、职工、辅警表示了亲切慰问,使我们倍受鼓舞,对尽快结束这场疫情阻击战更加信心满满。

  下午,正在城南路口执勤的民警李夏青和辅警殷婷婷收到了局党委委员、政工室主任王绪斌送来的节日祝福,以及局党委对她们坚守一线、辛勤工作的肯定和感谢。相信她们在感动之余,一定会很骄傲。

  晚上,女儿打来电话,说做了可乐鸡翅,让我快点回家。女儿是“小棉袄”,一点不假。

  回家的路上,侄子发来了视频,是哥哥一家陪妈妈吃饭的场景。一家人其乐融融,妈妈笑靥如花。

  生活总是在不经意间给人惊喜,让人感动、感恩。

  这个女神节,我祝妈妈、婆婆健康长寿,也祝我自己节日快乐!

  3月9日,阴

  今天,是个值得记录的日子。

  一早醒来,便看到竹溪县于昨晚发布的区域解封好消息。

  上午,竹山县继竹溪县之后宣布解封。

  十堰市已经连续8天0新增。

  十堰市五个县级医疗机构实现确诊住院病例“清零”。

  武汉新增病例已稳步下降至2位数,7个城区(功能区)无新增病例。

  下午5:40,小李在群里转发了郧西县解封的消息,我们值守的城南卡口不再保留,执勤人员调至其他岗位。

  ……

  晚上回家,以往冷冷清清的小区热闹了许多,在家闭关了近50天的居民陆陆续续下楼透气,欢笑声一片。

  这个小区正在恢复烟火气,这座小城正在苏醒。

  这个春节,这个春天注定要以这种方式让人铭记。若干年后回首2020,一定会有不一样的感触,不一样的记忆。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