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治安
治安频道  >  时代先锋 > 正文

鹰之搏的第七感

2017年11月14日 16:46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郭群 刘苍锋   


图为刑警杨建龙。

  一只鹰

  一只鹰。一只矫健的雄鹰,在高远深邃的蓝天上展翅翱翔。

  突然,它化作一道黑色闪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超音速度,俯冲而下,直扑大地上的猎物——那些蠢蠢欲动的鼠窜蛇行……

  这是鄂尔多斯台地南端,渭河地堑的北部边缘斜坡地带,一个取义“富庶太平”而命名的陕西省第一人口大县,81万人的富平。

  2017年 10月30日下午,我坐在陕西省富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长的办公室,采访我的主人公。

  初次相见的杨建龙,个头不高,成熟干练,举手投足,显得精悍而又沉稳质朴,及至于有一些与他四十出头、刚进不惑之年颇不协调的沧桑之感。

  令人瞩目的是他早生的华发,特别是鼻梁根部和右眼帘下“x”号一样极其扎眼伤目的两处疮疤。

  我想,这大概就是他的故事引子。

  那是我警校毕业,等待分配,还在派出所当协警时的事。

  杨建龙说,一天晚上7点多钟,突然听到有人大喊被抢劫,我第一个冲出派出所向事发现场奔去。歹徒见我就要追赶上他,慌乱之中,一头钻进了路边的苹果园。我扑上去时被田坎绊了一跤,双手却正好抓住了他的双脚。

  就在这时,歹徒回过身来,反手就刺了我一刀。我猝不及防,只感到脸上一热,右眼一跳,以为眼睛被戳到了。双眼使劲,交替一眨,还能看到目标,便不顾一切一跃而起,用整个身子,将歹徒压倒在了地上。

  当我满脸血污和泥土,被紧随其后赶到的同事送进医院的时候,医生才告诉我,要感谢我的鼻梁,否则,我真的就会变成独眼龙了。医院担心损伤我的大脑感应神经,在没有使麻醉药的情况下,当晚就给我缝合了27针。

  第二天早上,一个认识我爸爸的医生前来查房,打开纱布,先一声大叫,不好,伤口咋缝歪了。他说这样子会影响我的颜值,难找媳妇,问我同意不同意重新缝合?我说咋样都行,就是千万别告诉我爸我妈。

  接着他就拆线,继续无麻,重新缝合了一遍。一针、两针……还是27 针,那个疼啊……

  杨建龙下意识摇头,倒吸口气,而眉宇紧蹙,双目间立刻竖起一个清晰的“川”字。

  我心里一震,从他的神态表情,真切感到了那种暌隔17年依然锥心蚀骨鲜活的疼痛。而他却释然一笑,轻松舒展地说,有了这俩伤疤也好,至少,容易把我和弟弟区别开了——

  原来,他还有个孪生弟弟——由此,人们只见脸上有伤疤的,就认出了他是老大。

  当老大的杨建龙,时或跟当医生的弟弟调侃,咱俩其实也是同行,都是为了治病救人,免不了要跟刀光剑影打交道的,不同的是,我们当警察的,随时要提防“病人”手中的刀子而已。

  有一天正午,街上一个卖西瓜的男子和顾客发生口角,面红耳赤,继而大打出手。

  杨建龙正好路过瓜摊,看见摊主抡起一把弯月瓜刀,正要向买主砍去,一个箭步,飞身向前,伸手夺刀,却不料被刀砍伤了自己的小拇指头——他将右手小拇指头举给我看,说当时砍得很重,只连着一点点皮。至今,因为有一根神经没有接上,所以还伸不直……

  我听着,看着,心里本能地响起那句耳熟能详悲壮的歌词:金色盾牌,热血铸就。

  两次受伤,一扑、一举,起伏之间,我的眼前,活龙活现,腾空而起一只搏击风雨的雄鹰。它凌空鹜远,警惕地俯瞰着苍茫的乔山山脉,深情地护佑着由石川、赵氏、顺阳、温泉几条河流滋润灌溉的关中名邑——1241平方公里的富平大地……

  请相信,我这里绝不是牵强附会,一定要赋予一名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全国公安百佳刑警一个特定的艺术形象。

  不,不是。就算是比喻,这也是自然而然的恳诚表述。

  如果读者诸君有充分的激情和感动,就一定会从我的报告和文字里鉴证,一个普通的刑警,是怎样在平凡的岗位上创造非凡和奇迹的。

  我急于了解,17年的警察生涯中,41岁的杨建龙,是怎样一直坚守在侦查破案第一线,怎样挖空心思、绞尽脑汁,倾注心血,直接参与和指挥破获了4000余起各类重特大刑事案件(其中部督案件4起,省督9起);逮捕各类犯罪嫌疑人1000余人;为群众挽回损失1000余万元;仅在担任刑警大队长的6年之中,他就破获了36起杀人案,实现了命案百分之百的破案率,且无一存疑不诉案件和宣判无罪案件。而他本人,也先后50余次被各级表彰奖励,多次荣获荣誉称号和立功受奖……

  我敢肯定,透过他的故事,只要你能充分敞开心灵的感受之门,就不难领略一种英风浩气,胸襟博大的苍鹰之志。

  这仍然不是人为的拔高,更不是文学的修辞。



责任编辑:杨秀奇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