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治安频道  >  时代先锋  > 正文

从业16年,出现场千余次,参与多起重大案件

大庆痕检女警贾茹:从蛛丝马迹里找真相

2021年01月21日 14:09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辛闻   
中国警察网 · 辛闻  |  2021-01-21 14:09

  初识贾茹,身着便装的她,长发飘飘,文雅,知性,笑起来眼睛弯得像月牙。

  这样的她,颇像教师或者机关干部。

  人们口中的她,内向、胆小、腼腆,如果拍电影,她的生活,应该是部文艺片。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看似娇柔弱小的她,却把生活演绎成了实实在在的刑侦片。

  每天出入于犯罪现场,与尸体、血迹、指纹打交道。

  贾茹,黑龙江省大庆市公安局刑事技术支队痕迹检验一大队大队长,从业16年,仍保持着该队唯一一个出入现场的女警员的纪录。

  从被破坏的案发现场

  找出特殊的血迹锁定嫌疑人

  每件事物都有属于自己的痕迹。现场勘验,就是要找出做过坏事的人留下的痕迹。

  说到痕迹检验,人们熟知的《重案六组》、《法证先锋》等影视剧中都有这样的桥段:案发现场的警察通过发现、提取、分析、检验相关证据,案发现场的指纹、足迹,哪怕一根纤维,可能都会对案件侦破有着决定性影响。通过无声的证据还原真相,研判犯罪嫌疑人。

  贾茹做的,就是这样的工作。有她出现的现场,不是非正常死亡案件现场,就是重、特大盗窃案件现场。只是,现实远非影视剧描述的那样简单。

  几年前,林甸县一游戏厅内发现一人被杀身亡。游戏厅人员进出频繁,案发后,死者家属和救护人员均出入过现场。当贾茹到达现场的时候,死者尸体已被送往医院,现场遭到严重的破坏,有价值的痕迹物证毁灭殆尽,这给案件的勘验工作带来了极大的难度。但找出案件的真相,是她的责任。

  现场空间狭小,但遗留了大量的血迹,贾茹对现场血迹的形成机制做了细致的分析和推断,发现游戏室中部的点状血迹和犯罪嫌疑人逃离现场时在室外所遗留的向东延伸的滴落血迹均有反常。

  贾茹分析,这样的血迹不是凶器上留下的受害者的血,应是犯罪嫌疑人在作案过程中自己手受伤出血滴落形成的。

  经过侦查,罗某有重大作案嫌疑。后经过DNA检验,确认其为嫌疑人。现场勘验后分析判断与案情经过相符,证据链严密。是强大的物证支持,为该案的诉讼提供了有力的保证。

  参与多起重大案件侦破

  多次受奖的痕检女警

  做一名痕检警察,真的不容易。他们,背负着解码逝去生命真相的重任。

  1982年出生的贾茹毕业于中国刑事警察学院,毕业后便分配至大庆市公安局刑事技术支队。

  从警16年,贾茹共出各类案件现场1239起,检验复核痕迹物证5900余件,共出具现场勘验记录277份,鉴定书1945份。

  她参与了2009·11·19世纪家园特大入室抢劫案、2009·6·26沿湖城雇凶持枪杀人案、2011·2·16特大涉油案等很多大案的现场勘验。

  贾茹凭着她敬业的态度、专业的勘验技术,获得很多嘉奖:全市女职工建功立业能手和杰出青年岗位技术能手、全省岗位练兵先进个人、入选第六批全国公安机关刑事技术青年人才库、全市最美女职工、市三八红旗手标兵、龙江最美人物(警察)提名奖、全国五一巾帼建功立业先进个人……

  通过对案发现场的痕迹检验,通过技术研判,对案件进行指导,就是贾茹的工作。比如,通过凶案现场的蛛丝马迹,判断受害人是自杀还是他杀,背负着解码逝去生命真相的重任。

  谈及自己的职业,贾茹坦言:“高考时,我本想报考老师或军校,是我老爸劝我报考了警察。”

  贾茹说:“如果说,最初报考警察是因为我老爸,但在学习过程中,我真的喜欢上了这个职业。其实我非常内向,对社交很恐惧。现在,同事说我做起事来雷厉风行,我自己没有感觉,可能是工作潜移默化地改变了我。”

  现场“几乎没一样东西在原位”

  全队人用一周多时间搞定

  没有一个警察主观上愿意出警,特别是贾茹。她若出现场,必然无小事。

  现场,是破案的关键。

  现场,就是一切。

  作为负责痕迹检验的警察,在现场查勘几个小时是常有的事儿。曾有一起入室抢劫的案件,贾茹到达现场后,头都大了:几乎没有一样儿东西在原位置上。

  那个现场,勘察、检验、复看、再复检,耗了一周多的时间。那个案子结束时,全队人都累得快虚脱了。

  通过自身的努力,从初入这一行到成为业内尖兵,从最初到达现场时的不知所措,到每年能过30多本卷宗、约五六十起凶案现场,贾茹的能力,在迅速提升。

  2007年,她代表大庆市刑事技术支队参加全省模拟杀人案现场勘验比武竞赛,与法医、照相等专业密切配合,取得了全省第一名的好成绩。期间,贾茹负责的现场绘图得了满分。

  人民警察节日快乐

  一身藏蓝,不是帅气,而是奉献和担当;一枚警徽,不是饰品,而是责任和使命。

  我们知道的那些勇斗歹徒的“大盖帽”,有哪一个不是肉体凡胎?

  没有哪个警察是天生的神探。他们的身上,有着许多让人意想不到的故事。

  没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负重前行。

  相信,每一个警察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愿警笛不响,天下太平。”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