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治安频道  >  时代先锋  > 正文

年轻刑警难以治愈的腰痛

2019年07月12日 16:37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曹伦平   

  (一)

  2018年10月22日下午,一辆镇江号牌的小汽车行驶在长深高速公路上,车上载的是江苏省句容市公安局两名民警,后排座位上有名年轻人是躺着的。

  十月的秋天,不冷不热,但腰痛使得他脸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他叫王珊,句容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10天前,刚在甘肃庆阳过了30周岁生日。

  7年多,他参与破获各类刑事案件500余起,这其中属重特大案件就有150余起,直接抓获犯罪嫌疑人400余人……可就是这样一个干刑侦干得正起劲的刑警,命运却给他开了个“不痛不痒”的玩笑。

  9月9日上午,离出差南宁侦办还有2天,正在电脑前调阅监控的王珊突然发出了一声“唉哟”,抽出原本握着鼠标的右手,按住了靠近臀部的后背,瘫坐在椅子上……

  出差计划不变!到达广西后,王珊就“泡”在了广西公安厅网安总队的机房里,吃饭、上厕所、睡觉,整整4天,他都没有出过那幢楼。腰还是会不定时地隐隐作痛,只是没有之前那般厉害,疼的厉害时候他就席地躺上一会儿。

  9月15日是妻子黄静30周岁“大生日”,出差前,王珊就一直记得这事。凌晨1点12分,王珊刚忙完手头的工作,就拿起手机给黄静发了“生日快乐”四个字,连同几个生日蛋糕的表情。

  任务完成得顺利!9月24日,中秋节晚上,在月亮还是圆圆的时候,王珊拖着一身的疲惫和隐约的腰痛,回到了句容家中。

  2018年国庆节一过,又要出差了,这次目的地是甘肃庆阳,和外地警方联合侦办的一起省公安厅督办网络贩枪案件。王珊再次背上装备,坐到了庆阳市公安局网安支队机房里。一次次失败,又一次次尝试,8个小时过去了,王珊用他专业的刑侦业务技能,确定这起案件主要嫌疑人张某的身份信息、手机号码和主要活动场所,解决了另一兄弟警方近一个月无法突破的问题。自到达庆阳,到犯罪嫌疑人落网,刚过去了30个小时,有惊无险!

  (二)

  自9月9日腰部开始疼痛,接连着两次出差,一直到10月22日下午,第三次出差浙江台州,腰椎似乎要给这个主人一个强烈的“示威”信号。因为工作的原因,王珊一直没能去医院检查,自己买了止痛药,又加戴了一根“炎消痛”护腰带,糊过去一天是一天。

  10月29日,星期一,从台州转战湖南押解嫌疑人回到句容后的第二天,王珊请假去了当地人民医院。医生觉得王珊描述的腰椎疼痛症状有些夸张,在他的从医经历中,一个30岁的年轻人,没有腰部外伤史,即便是久坐形成的椎间盘突出也不应该这么严重。

  两天后,11月1日,王珊再次带着止痛药出发了,这次的目的地还是湖南,抓捕的嫌疑人是网络贩枪案主要嫌疑人的“下线”。也是在这次抓捕之行,让他经历了命悬一线的惊心动魄。

  11月6日晚上10点多,在嫌疑人老家附近蹲守了一天一夜的王珊异常疲惫,坐在副驾驶的他昏昏欲睡,突然一个急刹车让他险些撞上了前挡风玻璃。王珊揉了揉满是血丝的眼睛,看到前方不到100米的路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头,最大的一块石头直径大约有2米多,有些石头伴随着“咕咚咚”的声音已经跃过路面滚落到山崖下。

  突发山体滑坡!王珊在查看了事发路段,发现还留有1米多宽的路面没有石头,于是组织大家一起自救。经过近2个小时努力,终于清出一条可供小车通过的道路。凌晨3点,王珊回到桂东县城宾馆。当晚,他在微信朋友圈留下了这样的感慨:“一天一夜守下来了!翻山越岭、断桥绕路、山体滑坡、塌方陷车、深夜救援。这一差,啥都经历了……”

  11月10日,王珊带着嫌疑人“凯旋”。板凳还没坐热,13日一早,又再次出发,来回奔波6000余公里,赴内蒙古额济纳旗追逃,17日回到句容。

  腰痛像是一个恶魔,死死地“绑架”着王珊。11月27日,他再次来到当地医院,被诊断为L4/5、L5/S1椎间盘突出。医生得知他三个月不到竟出差43天,辗转全国十多个省份,行程2万余公里的情况后,立马给他下了“警告”:“必须卧床静养!”

  医生给王珊开具了“休息贰月”的病假证明。他拿着这张证明书,就放到了抽屉里。“疼就疼吧!都疼了2个多月了,等过完年,大队工作相对轻松些,再休息也不迟!”王珊咬咬牙,收起了病假证明书。

  2019年1月20日,腊月初四,出差湖南。这已经半年来“三战湖南”了!这一次,他带的药更多了,除了布洛芬缓释胶囊、云南白药胶囊,又根据医生的要求,加了腰痛通络胶囊、虎标关节膏、甲钴胺片这些药品。

  腰椎和右腿的疼痛仿佛是对他历经十多个小时旅途和没日没夜加班的“反叛”!1月28日中午,疼痛靠吃药已无法缓解,他便拖着沉重的右腿,扶着后背来到当地公安局警体活动室做辅助牵引治疗。刚做了两组,手机就响起:“嫌疑人露头了!”前方同行打来电话,王珊取下牵引头罩,开着车直奔嫌疑人活动地,抓获两名犯罪嫌疑人李某、张某。

  (三)

  2019年春节,于王珊而言,是个灰色的年。

  这个新年,王珊都是在床上度过的。整个右臀、右腿直至脚踝的疼痛愈演愈烈,就连黄静扶着他下床吃饭,都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

  春节后,在公安局大院里,每天上下班,都会看到一个年轻警察被旁边的人扶着,一步一步挪着步子,走了大约10米后,二人停下脚步驻足原地休息一会继续向前走……他们就是王珊和黄静。

  春节后第一个工作日,王珊坐在座位上一会儿就撑不住了,他从网上买了电脑屏幕升降支臂,将两个屏幕升高,这样就可以双手撑在桌子上,继续调阅监控……站着工作30分钟,到值班室躺上45分钟,再爬起来工作30分钟……

  托南京的亲戚了解,东部战区空军机关医院腰腿疼痛特色专科很有名气,但排队时间很长。从年前开始,等待了一个多月,托了很多人,终于在3月初排上了。骨科康复保健领域专家钟医生看了此前的诊断报告,提出了基本相同的诊断结果。

  按此诊断医治近一个月,王珊的小腹、右腿的疼痛并无明显好转。4月12日,黄静和往常一样,开车带着王珊到南京复诊,一路上躺卧在后座的王珊,一言不发。

  王珊的病症无疑让这名军医充满了疑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水平,也成为了医院的“疑难杂症”。钟医生把困惑汇报给了骨科主任江立红,二人讨论后,决定重新对王珊腹部做一下CT扫描检查。

  检查结果印证了钟医生的判断,确实存在除腰椎突出以外的问题:L5及S1隐形脊柱裂、L5左侧椎弓峡部不连、耻骨联合部位脱位,即腰椎椎体轻微应力性骨折,后形成骨质增生,压迫神经导致后臀到髋关节一带肌肉群疼痛;而耻骨联合部位脱位是导致从前腹股沟到大腿内侧再到脚踝牵扯痛的原因。

  折磨了王珊近8个月的病因终于找到了,他的心中再次燃起了曙光!“左侧椎弓峡部不连及腰椎椎体轻微应力性骨折,符合高处坠落伤的临床表现,你想想之前有没有从高处跳下过?”江主任对他说。

  整整想了两天,王珊想到了那次“高处跳下”的经历。

  那是2015年9月的一个晚上,他从三米高的围墙跳下!

  当时,句容市公安局全警而动,围捕一个恶性犯罪团伙。团伙主要嫌疑人生性残暴,已有多次暴力犯罪前科,且持有多把散弹枪和制式手枪,抓捕危险性极大!当天晚上获悉,团伙主要成员正藏匿于南京市江宁区乡下一所废弃小学教室内,十二名年轻民警组成抓捕突击队,全部身着近30斤的防弹服,子弹上膛,奔赴现场,准备翻墙抓捕。

  王珊和其他十一名民警依次爬上了围墙,蹲在围墙上等待跳下最佳时机。“啊!”随着王珊落地,感觉右脚被垫了一下,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声音,瞬间瘫坐在地上。只觉得小腹疼痛难忍,呼吸困难。两三分钟后,在同事搀扶下慢慢站了起来,虽然小腹部位疼痛感还未消失,但已不如先前那般剧烈。

  行动继续!几个嫌疑人还没来得及取出枪支,就全部被民警完全控制!王珊没有想到,这一跳“潜伏”了3年多才“发威”。

  钟医生告诉他,应力性骨折治疗最佳时机是在骨折发生的2个月以内,目前处在病发期,治疗要承受更多的痛苦,耗费更大的精力。

  (四)

  每周二、周六一早,黄静带着王珊前往南京的医院,黄静和王珊都要请一天假。原本40分钟车程,黄静要用上90分钟,因为有躺在后座的王珊和又睡着的女儿,车速快不了。

  治疗时间很长,程序也很多,对王珊来说是一次耐力和体力的考验,对在外等候的黄静母女俩也是。最多的时候,从后背到臀部,再到右腿扎满了100多根艾灸针。钟医生一针针地按照穴位扎完,就需要2个多小时。还有针灸、中频脉冲、磁疗及医生各种手法治疗,王珊一天躺卧病床近10个小时,经常天黑才能回到句容。

  腰部和右腿疼痛的缓解,冲淡了求医之路的辛劳。对于黄静来说,这些求医的奔波已不算什么。与王珊结婚五年多,比这还苦的时候都熬了过来,黄静经常会说这样一句话:“要不是自己也是警察,和王珊的日子早就过不下去了!”

  因为父亲也是警察,她从幼时就习惯父亲在外忙碌很少回家,到现在也习惯了王珊奔波在外、家中事务只靠她自己撑着。2018年7月,黄静生病住院几天还未痊愈,女儿甜甜就开始发起高烧,这时王珊正在一个专案上忙得昏天暗地,所有的事都指望着黄静一个人。在当地医院挂了四天水后,依然高烧不退。焦头烂额的黄静只身一人带着甜甜来到南京儿童医院。

  当晚,黄静趴在病床边凑合了一夜。这一夜,她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反正是熬到了天明。“自己已经深切地感受了母亲年轻时经历的种种不易,为什么还要找个和父亲一样的警察‘重蹈覆辙’呢?”在一个人无助的时候,黄静经常会这样想。

  可想归想,抱怨归抱怨,日子总得过啊。况且自己也是警察,更应该理解支持他的工作,至少不能拖后腿吧。

  甜甜慢慢地在长大,王珊也下意识地多和她培养感情。去年9月,甜甜开始上幼儿园小班,让王珊记忆深刻的是去接甜甜放学时她说的话。今年1月份的一天,岳父母都临时有事,黄静也走不开,就通知王珊去接。甜甜看到爸爸,特别开心,开口第一句话就是“爸爸,你明天还来接我好不好?”王珊听了,顿时有些凝噎,便撒着谎“好啊,甜甜,爸爸明天还来接你!”之后,因为各种原因,王珊再没去过。

  王珊的“狠”不止是对妻子和女儿,对自己更是这样。

  2018年4月,为侦办一起涉及广东电白电信诈骗案件,王珊曾经在半个月内,两次因肺炎病倒在办案岗位上住院治疗,高烧40℃!这样的情况把大队长潘良军吓得不轻,在医院看望王珊时,潘良军下达了“离岗休息”的指令。

  就在王珊病发期的今年2月至5月间,凭借着每天“半躺半站”的工作模式,王珊交出了一份合格“答卷”——比对各类案件18起、串并案件50余起、研判确定嫌疑人身份信息32人。

  如今,这个被同事称为“图侦达人”“电诈研判高手”“拼命三郎”的小伙子,身体的疼痛已经得到有效缓解,治疗还在继续。

  这场“病”,于王珊来说,身体的好转,使得他没有离开钟爱的刑侦事业;于黄静来说,丈夫身心状况改善了,她的“负担”和“委屈”就少一些;于甜甜来说,爸爸和她话更多了,爸爸的陪伴也更多了;于潘良军来说,王珊的重归岗位,使得他重新拥有一名有“潜质”和“悟性”的刑侦爱将。

  “先做一名好父亲、好丈夫,再做一名好刑警!”每次看到摆放在桌角甜甜的照片时,大队长潘良军总是提醒王珊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