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治安
治安频道  >  特种行业 > 正文

探访格尔木铁路公安处沱沱河车站派出所②

天路上的朵朵白云见证铁警为民真情

2017年08月18日 09:55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王希泉   

  火车只停靠一分钟的小站,有多少故事演绎

  格尔木铁路公安处沱沱河车站派出所负责的青藏铁路沿线,只有沱沱河车站一个旅客乘降点,驶往拉萨和格尔木两个方向的列车,分别停靠一分钟。停靠时间,分别是18时15分和凌晨2时25分。

  为了体验这一分钟,7月22日凌晨近两点的时候,记者来到车站。抬头望天空,银河璀璨星斗漫布,周边却是寒风阵阵,记者穿上派出所民警的棉服,还是不禁紧了一下身子。

  当班民警和辅警们早就开始了工作。因为乘车人为了这一分钟,会早早地来到车站等候,民警要查验身份证,检查违禁物品,在火车将要进站的时候引导他们有序进站。当地一些群众很少有乘车经验,民警还要提醒他们远离路轨,避免发生危险。时常有藏族群众一家10余口出行,扶老携幼、大包小包,甚至包括帐篷。这时候,民警一定要提醒群众看护好行李,别把行李忘在候车室、站台上。因此,民警在候车室里、站台上观察,就是一项很日常但又必须的工作。

  记者在站台上看到,开往拉萨的列车准时进站,站台上只有10余名乘客,民警告诉他们上车的位置。列车停稳了,民警又告诉他们:“等列车员下来,会请你们上车,别急,一定都能上去,别忘拿东西。”

  民警们告诉记者,不让上车的乘客把物品落下,但有些下车的乘客把东西忘在车上了。

  就在7月初,所长郑天海就解决了这样一件事。

  3人一起从拉萨方向来,上车时带着好几个大包,由于座位分散,就把包放在一起,下车的时候都没去拿,到站台上才明白过来:大包忘在火车上了。他们不知所措。郑天海和当班民警看他们着急的样子赶快上来询问。这问题解决起来太麻烦,先给乘警队打电话,问清值班乘警的电话号码,再告诉乘警大包的位置、特征……半个小时以后,乘警把物品的照片通过微信发过来,3人一看:大包找到了,但当天是领不到了。他们先回家。至于大包,先由乘警保管好,到格尔木后转交当地铁路派出所民警,再转交给开往拉萨的火车上的乘警,到沱沱河车站派出所再转交。大包到了派出所,民警给其中一个人打电话来领。

  民警还在车站上“捡”到过3个孩子,大的7岁,小的才3岁,都是男孩。爸妈把他们小兄弟放在站台上,又转身去车上取行李,结果火车开了。当时民警只见这3个孩子在站台上大哭,只好把他们哄到派出所里。老大会说汉语,他记得爸爸的手机号。手机打通了,民警听到那边的爸爸说话都带着哭腔了。听到孩子有着落,他们才放心。

  当天晚上,3个孩子就在派出所住下了,辅警巴卓陪着他们,大家还到镇里给他们卖了一箱奶和零食。第二天晚上,孩子的爸妈搭车从格尔木回来,扛着他们的大包小包,领着3个宝贝回家了。

  这是每天火车正常停靠的一分钟里发生的事。而在6月10日,一分钟停靠变成了20多分钟的等待,这是为了20余名受伤的工人兄弟。

  当天傍晚,某工地的汽车载着20余名工人下班时发生了车祸。由于医疗条件所限,21名受伤工人必须送往格尔木治疗,情况非常紧急。沱沱河车站派出所民警立即与铁路部门进行沟通,请求列车增加停靠时间。由于一些伤员没有携带身份证,按规定不能上车。得知这一情况,民警又再次紧急联系有关人员和部门。当时,青藏铁路公司的一名领导也在车上,得知此事后现场指挥,派出所全体民警参战,在火车停靠后,与救护人员一起将伤员全部抬上列车,血染到了警服上。沱沱河车站派出所教导员贾森团跟随列车到达格尔木,照顾伤员、协调有关事项。

  像这样大规模抢救伤员的事情很少发生,但为了挽救生命,民警向铁路调度部门“要点儿”的事情每年都要发生五六次。“要点儿”是铁路部门的行话:因为车站上发生紧急情况,有权限的人员请求不应在本站停靠的列车临时停靠一段时间,就是“要点儿”。

  派出所“要点儿”,相关部门就给吗?郑天海告诉记者,派出所与相关部门在前些年就建立了抢救生命绿色通道,相互之间绝对信任。

  扶危济困,铁警的真情洒一路

  唐古拉山镇上来了一位出没无常的“大侠”。

  4月底的一天,民警巡线到桥底下,一群野狗围着一个人乱叫,近前一看是“大侠”。“大侠”在哭,满脸是泪。民警轰走野狗,她不哭了。

  民警用手指指肚子,“大侠”又哭了,民警二话不说,开车带着“大侠”到派出所,泡了三包方便面。“大侠”吃下去,高兴了,民警又开车把她送到她的住所——一座小庙里。

  没有人知道“大侠”从哪里来,连“大侠”这个名字也是109国道上那些老司机们取的。

  那天她跑进了防护网,民警把她接出来,送到救助站。她自己跑出来,民警就把她安置在了这个无人的寺庙里,她也认可了这个“家”。警察指着防护网里面跟她摆手,她大概明白,进到里面的次数少多了。她身上的棉衣和单衣,是警察们你一件我一件买的。寺庙的夜里冷,被子也是民警们买的。警察们到镇上去办事,有时也会给她的“家”里放上点吃的喝的。

  尽可能地帮助周围的人,是沱沱河车站派出所民警的信念。

  前些天,不冻泉警务区民警蒲海春、辅警布周加等人就因为“多问”一句话,救了一个藏族孩子的命。

  他们出去办事,看到109国道上有一位藏族妇女,怀里抱着一个孩子。蒲海春过去一问,问清楚了原因:藏族妇女住在很远的一个放牧点,丈夫前天开车去格尔木办事未归,现在1岁多的孩子病了,丈夫的电话打不通,她走了近一天的路来到这里,等候过路车。民警带着孩子到了附近的医疗点。大夫赶快进行检查,孩子没有了脉搏和呼吸。藏族妇女当时瘫在地上,但仍不放弃,转而向警察求救。民警懂得母亲的心,给孩子吸上氧气,开动警车。警车驶过纳赤台,海拔高度由4600余米一路降低到3600米左右,突然听到了孩子微弱的哭声——奇迹发生了,孩子苏醒了。

  跟记者说到此处,民警的眼里含着泪。他们说,尽管那哭声十分微弱,但他们听到了,像得到了天大的喜讯。记者也停下笔,用力闭了一下眼,把泪水忍住。

  车过昆仑山南山口,孩子的父亲也联系上了。3天后,孩子彻底脱离了生命危险。又过了几天,他们一家三口返回,到警务区感谢救命恩人。

  也有刚开始对救命的铁警爱答不理的。

  他姓张,在广东打工攒了数万元钱,不料遇到了黑中介被骗,一时心灰意冷。4月初,他来到高原,想一死百了。他把证件财钱包塞进石头底下,不吃不喝,穿着单衣在高原深处乱跑两天。最后看到铁路,他躺到了铁轨上,结果火车开过去,只把他耳朵碰破了一块。警察找到他,看他衣服上好多血,但无大碍,把他送到医务站包扎一下。

  随后警察给他饭,不吃。给水,不喝。问话,不说。近两个小时过去了,这怎么办呢?警察激他一句:“你是不是犯罪分子?”他开口了:“才不是呢。”

  于是双方开始交流。再后来,他哭了,开始吃饭喝水了。他感谢警察救了自己的命,说今后无论如何也要好好活下去,争取早日娶个媳妇,让爸妈放心。再后来,警察送他衣服,送他上列车,托付乘警照顾他。因为没有身份证,民警还给他开了证明。

  沱沱河车站派出所的民警们坚守在人称生命禁区的地方,他们克服着种种困难和严重的高原反应,忠诚地履行着职责,铸造了白云一般圣洁的灵魂。敬请关注下期蹲点一线。

  

责任编辑:杨秀奇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