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治安
治安频道  >  图片新闻 > 正文

中老缅泰湄公河第53次联合巡逻执法亲历记·哨所篇

“湄公河第一哨”,在寂寞中坚守(图)

2017年01月03日 10:09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王旭东 卢敏 谢丽勋   


2016年12月23日,驻守在旱泉滩“湄公河第一哨”的官兵向护航舰艇编队致敬。本报记者 张铮 摄

  往来湄公河的商船只要路过旱泉滩警务站,就一定不会对警务站旁边的“湄公河第一哨”6个大字过目不忘。

  旱泉滩警务站位于中老缅三国244号界碑上游3千米处,从这里再向上游行驶14千米就是湄公河巡航出发点——关累港。2016年12月23日8时许,当执法艇停靠在警务站外的码头时,船上官兵对记者说:“现在才算回国了。”

  旱泉滩警务站已然成了联合巡逻执法船队“回家”的标志,而驻守在这里的边防官兵则是守住“家门”的卫士。

  ———— 寂 寞 ————

  两条警犬因为无法忍受这里闭塞的环境而不吃不喝

  记者一踏上旱泉滩警务站,这里的“常住居民”——警犬“路虎”最先迎了上来。

  “平常我们听得最多的就是江水声和汽笛声。”警务站的一位边防官兵说,只有在换防和运送补给时才有人上岸,也只有那时,旱泉滩才会热闹一会儿,所以今天“路虎”显得格外兴奋。

  “在这里,警犬都能待抑郁了。”驻守在此的云南公安边防总队水上支队一大队摩托艇中队指导员彭鹏告诉记者,“之前曾有3条警犬,但其中两条因为无法忍受这里闭塞的环境,不吃不喝,最终被送回了关累。”

  其实,警务站附近还是有挺多“居民”的。“猴子大概有60只、花豹10只、麂子5头、山鸡30只,还有蜥蜴20只。不过,就是没人。”彭鹏憨憨一笑。

  警务站面朝江水不通陆路,背后是茂密的原始森林,活动空间相当有限。“最初,这里就是一个靠近江边的小土丘,现在我们看到的模样都是边防官兵一寸寸开垦出来的。”彭鹏说。

  虽然经过一批批驻守官兵的开发,今日的旱泉滩警务站面积相比成立之初已经扩大了不少,但记者绕了一圈,感觉还是“一览无余”。

  警务站后边的小山上是新修的“种植园”“养殖区”和“放牧场”,但记者沿着官兵修建的水泥台阶走上去发现,其实也只是巴掌大的地方。在半山腰,有一个小操场,是2016年年初新修的。经历了雨季的冲刷,加上这里的土质较松,操场地面已经开裂了。

  在旱泉滩警务站,记者见到最多的就是大大小小的石刻,上面刻的都是驻守在这里的边防官兵抒发的真情实感,“祖国不会忘记”“上善若水”“忠”……

  彭鹏刻的是一个“战”字。“这个字代表了旱泉滩警务站的全体官兵时刻都要有战备意识,同时要学会战胜这里的自然条件、战胜寂寞。”

  ———— 劲 敌 ————

  毒虫、老鼠和酷暑是他们避无可避的难题和朋友

  云南公安边防总队水上支队二大队警官王庆霖是第一批驻守在旱泉滩警务站的官兵。如今,他正在老挝的班相果联合执法联络点执勤。旱泉滩的艰苦,记者是从他口中最先知晓的。

  “水要靠江水,电要靠发电机。枯水期和洪水期的时候,刷牙漱口嘴里都含着泥沙。”王庆霖告诉记者,“那里的蚊子特别多,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直接向腿上喷敌敌畏,瞬间蚊子就死了一片。”

  “这里毒虫确实多,有一次我的手背被毒蜂叮了一口,整个小臂马上就肿了起来,关节也不听使唤,过了整整一周才逐渐消肿。”彭鹏一边说着,一边向记者展示自己左手手背被毒蜂叮咬后留下的痕迹。

  除了蚊虫,酷暑也是驻守官兵必须面对的一大挑战。

  “现在是旱季,气温不高,条件相对好。夏季时,气温经常飙到38、40摄氏度。夜里,我们不能使用发电机,营房里又闷又热,根本睡不踏实。”摩托艇中队机电兵杨宇强说。

  4年多过去了,旱泉滩警务站的营房还是沿用着成立之初搭建的活动板房。杨宇强告诉记者,去年站里闹起了“鼠灾”,“每间屋子的墙面都有被老鼠咬破的洞,晚上睡觉的时候,甚至都爬到人的头上、身上。”

  如今,摩托艇中队的边防官兵每个月都有人到旱泉滩警务站换防,每次一个月。彭鹏2016年已来过100余天,2017年的元旦,他和其他战友一同度过。“来得多了就习惯了,都是守边防,在哪里都一样。”彭鹏说。

  ———— 履 责 ————

  只要他们在,跨国违法犯罪集团就不敢轻举妄动、就不敢乱来

  旱泉滩警务站的全称是“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中国旱泉滩警务站”,和位于老挝的孟莫、班相果联合执法联络点一样,是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这里是东南亚邻国船只、人员沿湄公河进入我国经过的第一个哨卡,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彭鹏告诉记者。

  虽然地方小,但是该履行的职责却一点不打折扣。“湄公河第一哨”6个大字旁,树立着刻有“云岭雄关、国门卫士”的石碑。旱泉滩警务站2012年6月15日建成启用,目前由摩托艇中队负责值守,主要承担对过往船只、人员的双向查缉,受理群众报警、求助和边防巡逻等任务。

  在警务站的视频监控室,记者看到沿湄公河中国一侧,装有十余处监控,真正做到了对过往船只的“监控全覆盖”。

  “警务站成立之初,湄公河流域毒品贩卖、走私等违法犯罪活动较为猖獗。当时,商船也还处在‘10·5’惨案阴影之下。那时我们对所有过往船只进行检查,不放过一艘可疑船只出入境,确保国门安全。”彭鹏说。

  摩托艇中队中队长黄萌对记者表示,旱泉滩警务站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威慑,是湄公河巡逻执法的有力支撑点。“只要这个湄公河巡航编队还在、哨所还在,贩毒、走私等跨国违法犯罪集团就不敢轻举妄动、就不敢乱来。”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除了在查缉毒品、打击犯罪等方面成为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的有效补充,旱泉滩警务站成立4年多来还联合关累港海事、海关检验检疫等单位开展了7次平安航道专项整治活动,先后参与民船救援20次,救助人员近百名。

  
  

责任编辑:杨秀奇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